校長的話

爸爸的諾言

  

 

      我父親姓朱,與朱自清沒什麼關係。但他的文章「背影」卻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我的父親已離開了我三十多年,我腦海的爸爸深夜在客廳的餐桌上繪圖。大家一定以為我的爸爸是一位專業工程師,其實他目不識丁,從沒有進過學校讀書。我在荃灣長大,以前在荃灣有一座樓高幾層的廠房,是我父親建造的,每次經過我都感到自豪。

      我的爸爸沉默守寡言,他會繪圖,他會寫字,一切皆是自學的。我記得在他離開我的那年,我到三藩巿探望他,我們住在郊區,他帶我乘火車往三藩巿唐人街飲茶,車仍在老遠,他告訴我往三藩巿車到了。我嚇了一跳,爸爸是不懂英文的,他是怎樣知道的,他告訴我英文串法最長的就是往三藩巿的火車。我很敬佩他從不小看自己,他努力自學,辛勞地養大了我們四個淘氣鬼。

      我的爸爸很會說粗言穢語(粗口)。因工作關係,他與他的員工必須用「粗口」溝通。他令我敬佩的是他為了我們,他發誓回家不會跟兒女講粗口,更不會用「粗口」責罵我們。他真的做到了,到他離開的一天仍堅守諾言。

      我們四兄弟姊妹諒解與明白爸爸講「粗口」的原因,我們也沒有令他失望,我們也從不講「粗口」。全賴父親以身作則,他是我們心目中的巨人,爸爸多謝你!